蒋大力浑身的热血都在往上涌:“能参加一次阅兵-人狼游戏-转会新闻
点击关闭

中国部队-蒋大力浑身的热血都在往上涌:“能参加一次阅兵-转会新闻

  • 时间:

女球迷强吻梅西

2017年閱兵訓練場上的蔣大力。朱姜海 攝

  

駕駛員要從全師選拔,二十啷噹的他和兩個老班長競爭一輛車,人家分別是正班長、副班長,他是副副班長。但最年輕的副副班長在考核中先PK掉副班長,又PK掉正班長,終於成了正式受閱隊員。除了腦子活學得快,他說:「主要因為我是英雄營的兵,開不上車給單位丟人。」

作者:李先慧 高思峰 徐敏慶

蔣大力正在檢查標齊桿。王軼哲 攝

  

它點燃的信心與激情在蔣大力這裏匯成一句話:「我就是要參加閱兵!以後我的兒子也要來參加閱兵!」

編輯:李先慧 劉雅娟編審:張華婧 任旭投稿郵箱:zgjw_81@126.com

英雄營,曾經的絕密543部隊,「英雄營」老部隊打飛機的故事地空導彈兵人人皆知。

他仍然清晰地記得受領閱兵任務時的情景:「首長來靶場挑人,知道是閱兵任務后我毫不猶豫就報名了。」

(二)1999年到2009年,十年轉瞬間,蔣大力也在軍營成長為技術骨幹。當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閱兵任務下達時,蔣大力有點猶豫,這是他入伍第16年,正面對進退走留的抉擇。可是當連里找到他:「班長,你今年去閱兵不?」「去!」蔣大力脫口而出。

蔣大力有股與生俱來的自豪。他希望自己能夠延續這份榮光,甚或為它贏來更多榮譽。

閱兵訓練時間緊任務重,蔣大力大多數時間悶在炎熱的駕駛艙里,下車時就跟剛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。在當年的體能考核中,他跳遠時不小心左膝蓋韌帶撕裂,閱兵訓練時還在隱隱作痛,但他全然不放在心上:「我是英雄營的兵,這點傷算啥。」

(一)1999年,新中國迎來50華誕。時值世紀之交,這一年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盛大閱兵式被稱為「世紀大閱兵」。

對於軍人來說,一生能參加一次閱兵,已是無上榮耀。這樣的榮光時刻,蔣大力經歷了5次。

這一年的閱兵式上,地空導彈部隊三型兵器「全家福」式集體亮相,構築起保衛祖國的藍天盾牌。

老營長岳振華回憶:「我們帶的東西呀,一半是白薯面,一半是玉米面。帶着一罐油,道兒上油罐打啦!沒油啦!那白薯面啊,二連能吃進去,因為二連他要幹活,那發射架搖起來很重,不吃東西不行。」肚子都吃不飽的情況下,老前輩們還能打下U-2偵察機,蔣大力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更不能掉鏈子。

蔣大力正在檢修車輛。王軼哲 攝國之大事,在祀與戎。每一次閱兵,既是對軍隊戰鬥力的檢閱,也是對民族精神的提振。習主席在朱日和閱兵場上的鏗鏘話語猶在耳畔:「我堅信,我們的英雄軍隊有信心、有能力打敗一切來犯之敵!」

除了駕駛員身份,蔣大力還是連隊的天線收發技師。裝備每一次更新換代,他的知識體系也要隨之更新。年紀越來越大,學東西也越來越慢,但蔣大力說:「再難也得去學。軍人,只有熟悉手中的武器,打起仗來心裏才有底,才敢跟敵人拚命!」

1999年10月1日,作為第一排面一僚車駕駛員,他處在整個方隊離天安門最近的位置。那是他第一次駕車駛過天安門。起步,前進,車子慢慢往前走,一切都是訓練時的感覺,等過了天安門東城牆,視野一下子豁然開朗,蔣大力悄悄抬眼瞅了下天安門:「我的媽呀!這麼多人!」這可跟訓練不一樣了,蔣大力的心撲通撲通就開始跳,腦門手心都開始冒汗,緊張歸緊張,動作不能忘,平穩無差地駛過天安門廣場,聽到一聲「加速」,懸着的心「嘩」就放鬆了下來。

20年5次受閱,一級軍士長蔣大力的閱兵記憶

2015年勝利日大閱兵,蔣大力只說了一個字:「上!」這一年他40歲,已經是二級軍士長。

(三)2017年,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。7月30日,習主席沙場閱兵。這一天,1.2萬名官兵、600多台戰車征塵未洗,集結列陣,以戰鬥姿態迎接人民軍隊90歲生日。

這一年,地空導彈部隊的受閱裝備已實現跨越式發展,駕駛的車型也換成了大排量柴油車。

2019年10月1日,蔣大力再一次走上閱兵場。他呵呵笑着講述報名時的場景,在一間大會議室里,營長瞅着他:「閱兵?」蔣大力說:「去!我還得召集營里的其他兄弟一起去!」

1958年10月6日,時任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在北京郊區清河鎮一座小禮堂里,宣布中國第一支地空導彈營成立。

2015年的閱兵訓練場上,蔣大力正在進行訓練。朱姜海 攝

半個多世紀前,英雄營老前輩拖着導彈打游擊,正趕上國內經濟困難的年月,飢餓也沒有放過年輕的地空導彈兵。

蔣大力,地空導彈第1方隊基準車駕駛員,今年44歲,爽朗健談,有着東北大漢的魁梧身軀。除了將軍領隊,他是方隊里年紀最大的受閱官兵,也是戰友心中定心丸般的「兄長」。

轉載請註明來源中國軍網微信

1959年10月7日,台灣的RB-57D直飛北京。在營長岳振華的指揮下,官兵們有條不紊地打開制導雷達天線,對準敵機……當導彈跨越蒼穹奔向目標時,世界防空史隨之經歷了一個轉折點——地對空導彈第一次在實戰中打下了飛機。隨後十年,官兵們六進西北、五下江南,開掛般地三度擊落當時最先進的U-2偵察機,被國防部授予「英雄營」榮譽稱號。

這一年,蔣大力是第一排面基準車駕駛員,左右兩側都要向他標齊。再上天安門,蔣大力不緊張了,朝天安門兩側的大屏幕瞅了好幾眼,心裏美得不得了。

2019年的閱兵訓練場上,蔣大力正和戰友講解車輛駕駛細節。王軼哲 攝

等車子駛過中南海,蔣大力看見道路兩邊的老百姓手裡拿着國旗,儘力揮舞着,大人小孩都在歡呼,過去一個方隊歡呼一次。那一刻,蔣大力渾身的熱血都在往上涌:「能參加一次閱兵,這輩子都值了。」

中國軍網微信(zgjw_81)出品

從1999年到2019年,20年光陰,蔣大力的年歲長了,軍銜變了,一個「去」字卻從未改口,聲音一如既往地洪亮堅定。

20年5次受閱,他駕駛的戰車不斷更迭,濃縮了中國地空導彈部隊發展壯大的歷程。1993年那個入伍前興奮地一夜難眠的少年還不知道,未來的軍旅生涯會給他如此豐厚的饋贈。

這是屬於自己的節日,蔣大力沒有理由不參加閱兵。閱兵當天,朱日和演習場狼煙滾滾,主席台兩邊的觀眾都是軍人,蔣大力駕駛的裝備車輛上載着我國最先進的紅旗-9B地空導彈。他知道,旅里的兄弟都在那兒看着呢,必須走得更加精準。

今日关键词:坦赞铁路